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散文随笔

本不该有沧桑

时间:2022-07-27   浏览:8次

有时,我希望你快点;有时,我痛恨你的如此匆忙。

记忆长河中,初始早已荒草丛生,走过这十七年原本一尘不染的心终是积上了厚厚的一层灰。

从前的从前我不知死亡为何物,只知道有人死了可以吃好吃的会很热闹,也并不明白那些痛哭流涕的人为什么如此悲伤。自然也未想过有一天那种悲痛会从天而降。

我十七年的岁月中,五个人匆匆离开。第一个是我的外婆,老家的风俗是人死了是会热热闹闹还要请人来跳舞,当时七八岁的我自然没心没肺、是高兴的,还跟别人一起唱唱跳跳。第二个是我的表弟,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,当时的我哭了个几天几夜,开始有了恐慌,我并不明白,为什么小小的孩子也会死去,我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蒙上眼睛,默数二十个数,我期待着睁开眼的那一刻会看见他站在我眼前。可是,并没有。我重复了无数次,直到累了睡着了。那年,我十岁。终归是年幼,没多久我又是原来活力满满的我。

第三第四个是我的舅表哥和舅爷爷,和他们并未有多少交集,只是觉得这世界上又少了两个人,两个和我血脉相连却陌生的人。那时我十五岁。

我开始会做一些古怪的梦,梦见你离开,留都来不及留。所以每次醒来总是感觉很庆幸,那只是个梦。

可是好像不是每次噩梦都能够醒得过来。像这次,两年的时间它还没过去。我终于懂得什么叫痛,也懂的年幼时不曾懂的事。

你陪伴我十七年的人生,你把我养得白白胖胖,那时的我还总抱怨你把我养得那么胖。只是现在再也没有一个你养着我纵容我。我曾讨厌你的唠叨你的臭脾气;我曾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郑州癫痫医院哪儿比较正规?
哈尔滨去哪个癫痫医院好
癫痫治疗原则是什么啊
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有哪些症状
相关阅读